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恋情 > 我那头疼的骚老婆

我那头疼的骚老婆

我那头疼的骚老婆
老婆小惠是我大学认识的,她长得漂亮、高挑,特别是她那对胸脯,长的特
别挺拔、圆润,虽然已经生了孩子,但她全身仍散发出少女般的青春活力。当时
追她的时候可没少费我心思,追到手后才发现这妞骨子里特别浪,我竟然还只是
她的第六位男朋友,虽然最初与我交往的时候答应不再乱交朋友,但是从最近的
种种迹象表明,她似乎仍旧是死心不改。

  有一天在上班的路上,发现自己忘记拿公司的广告策划了,于是我急忙开车
回去,当离家还有几百米的时候,发现小惠居然趴在二楼的窗户上,上身赤裸着,
两个咪咪紧贴着窗户,被压得变了形,一只大手正在大力地揉捏着,她的身子似
乎在不断地前后耸动……

  看到这一幕,我差点没气晕过去,右脚一不小心踩在油门上。「匡当」,车
一下子撞到了前面的电线桿上,巨大的冲击力把我一下子撞晕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医院,头上被缠了一层厚厚的绷带,小惠正坐在
病床的旁边,眼睛红红的,我问了问现在的状况,原来我出车祸已经昏迷整整两
天了,本来想把前天早上发生的事情好好地问清楚,但发现这个病房里面还有其
他病人和家属,于是又嚥了回去。

  听医生说幸亏有安全气囊的保护,我的伤情并不严重,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我的心情又一下子好了起来。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睡不着觉于是便和隔床的病友开始交谈,谈来谈去无非
就是女人和性那方面的事。我们从小时候第一次梦遗一直谈到初夜,突然这家伙
不怀好意地「咯咯」笑了起来。我感到奇怪,就问他为什幺发笑。

  「这几天照顾你的那位美女是你的什幺人呀?」

  「是我的老婆呀。」「啊。

  「他一下子嘴巴拉得好长,脸上露出惊异的表情。

  「我还以为她是你情人或者秘书之类的呢。」

  「呵呵,这有什幺好奇怪的。」我有些得意的说。

  接下来他说的一番话就让我高兴不起来了。

  「昨天早上大概五点左右,我起来準备去药房换药,那时候去的有点早,药
房的门还是紧闭着,我刚想返回来睡觉的时候,发现屋内有男女在对话。那男的
好像在说搞一下什幺的,女的一直在笑。我一下子就来了兴趣,马上透过门缝往
里面看,但是里面的光线不太好,男女都是站着,男的还穿着一件白大褂,女的
则脱了个精光。男的一只手扶着女的后背,另一只手抱着女的一条大腿,好像这
样能插得更深。男的一边抽插一边还舔着女的奶子,那两只奶子长的真漂亮,红
艳艳的乳头,女的皮肤也很白皙,叫春的声音真是诱人啊……」「你是怎幺看出
来是我老婆的?」我忍不住打断他那绘声绘色的性爱描写。

  「大哥,我也只能推测,因为那女人的脸一直被男人挡住,对了,大嫂是不
是短髮呀?」我点点了头,但总不能只凭这点就断定是我的女人吧。

  「你还是听我说完吧,他俩一直做了大概有五六分钟左右,男的好像有点忍
不住,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女的呻吟也越来越大,最后那男的说了一句宝贝我
要来了,女便的拍拍他的肩,示意他不要射在里面,男的鸡巴正準备出来的时候
一下子没控制住,刚拔出来就射在女的大腿上,流的到处都是,女的埋怨了几句,
从旁边的包里面拿出一包面巾纸,正俯下身拭去腿上的精液时,走廊上一名保安
对我大声喊着,责问我在干什幺,我说我在等着换药,他有点不相信,叫我过去
向他解释清楚,没办法,我就只能看到这里了。」

  「不过我看到她那个包好像是红色GUCI牌的,上次嫂子来看你的时候是这种
包吗?」

  「也许吧,我不记得了。」我含糊其辞地答道,老婆最喜欢的就是GUCI牌的,
家里面收集了好几十种。

  病友见我沉默下来,似乎明白了什幺,也不作声,不久他就打起呼噜睡着了。

  我却失眠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见旁边的病友还在睡着,我掏出手机拨打老婆的号码,不久话筒
里面就传来她的甜美声音。

  「亲爱的,这幺早就打电话给人家,是不是有什幺惊喜呀?」「妈的,你这
几天给我带来了多少次惊喜,现在反而问我。」我心里骂道。

  「喂,怎幺不说话呀?」「没什幺,刚才嗓子有点不舒服,现在好了。是这
样的,医生说我快痊癒了,家里还有很多事,你就别过来了,我自己能照顾好自
己。」「真的呀,那太好了。」老婆似乎很高兴,真不知道她是因为我的健康还
是别的什幺事。

  过了几天,我办理好出院手续,跟病友告别后就独自开车回家,老婆看到我
的回来很高兴,她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欢迎我的归来。

  饭后,老婆正在厨房里面洗碗,女儿一蹦一跳地来到我的卧室问我什幺时候
能买火腿肠给他吃,我好奇地问她为什幺不让妈妈买给他,她说上次回家的时候
听到妈妈和邮递员叔叔在卧室里面谈话,她本来不想打扰的,突然听到里面有
「嘘嘘」舔东西的声音,于是便好奇地在门口偷看,原来妈妈正跪在叔叔面前,
口里面似乎含着什幺东西,叔叔高兴地捧着妈妈的头推来推去,最后妈妈舔了一
阵子之后觉得自己很热,把身上的衣服都脱了,叔叔也把製服脱掉了,原来叔叔
的身上就长着一根火腿肠呀。

  说到这里,女儿还情不自禁地舔了一下小嘴。

  「后来怎幺样了?」我耐着性子继续问。

  「妈妈有点睏,躺在床上去了,叔叔好像一直在为妈妈按摩,他的双手不断
地在揉着妈妈的胸部,妈妈也觉得这样很舒服,露出了一丝微笑。接下来妈妈爬
了起来,把屁股对着叔叔,她的屁股上也有一张嘴,在不断地张合着,似乎是饿
了,于是叔叔就把火腿肠慢慢地塞进妈妈下面的嘴里,妈妈又好像不太喜欢吃,
一会儿那张小嘴又把它吐了出来,叔叔也不高兴了,抱住妈妈的腰,重新塞了进
去,于是这根火腿肠便一会儿吃进去,一会儿又吐出来,我看着没什幺意思,就
上厕所尿尿去了。」「他们结束了吗?」「没有呀,我上完厕所后又去做作业,
做着做着突然听到妈妈一声大喊,把我吓了一跳,我赶紧跑到妈妈卧室里面,发
现他们还抱在一起,但妈妈没有任何难过的样子,只是脸通红通红的,嘴角边还
流了一点牛奶。妈妈嘱咐我不要告诉别人,她会做好吃的给我,但是我只想吃火
腿肠,她却偏不让叔叔给我吃,真小气!」

  「爸爸,你怎幺了?」

  「爸爸的头疼又犯了,你先出去一下吧。」

  「你要答应给我买火腿肠哦。」

  「@#% ¥……」

  深夜,我揉揉疲倦不堪的眼睛,呀,居然看到12点了。我悄悄地推开卧室的
门,老婆睡得正酣,身上穿着一件粉红蕾丝的睡衣,就像童话里面的睡美人,等
着远方的王子来叫醒。我摸摸胯下有点发硬的鸡巴,它已经有十几天没解过渴了,
傲气沖天地矗立着,等着老婆的美穴来滋润它。

  我把老婆的内裤慢慢扯下来,露出了鲜嫩的美鲍,她似乎一点感觉都没有,
平静地等着我的暴风骤雨式摧残。我的手指缓缓地深入她的穴内,摸到了G 点,
轻揉起来,不一会儿老婆的身体有了反应,大概是受不了刺激吧,下身有些抖动。

  我把手指抽出来,上面全是老婆的淫液,看来老婆的身体还是很敏感,稍微
刺激一下小穴里面就水汪汪。接着,我又把老婆的两只大腿放成M 型,我摸着她
的白嫩大腿,下身一下子贴了上去,肉棒撑开挡住它进入淫洞的两瓣嫩肉,终于
进入了一个潮湿温暖的环境。

  我开始缓缓耸动起来,这几天真是憋死我了,我要好好享受自己的美娇妻。

  随着与膣腔内嫩肉的不断摩擦,龟头已经胀大好几倍了,每次抽出来都能带
出很多淫液,使其更加润滑,抽插起来更加顺畅,快感不断从我下面蔓延至全身,
老婆终于也忍不住了,嘴里哼哼着。

  「强……强哥,别太……太……太用力,人家……人家那里还很疼!」「什
幺?」从老婆叫床声中蹦出的这个名字让我心里彻底一寒,性趣一下子跌落到谷
底,我停止了动作,抽出了正在缩小的鸡巴,用抽纸把它擦拭乾净,重新塞回内
裤。

  「还是上网放鬆一下吧。」我点了一根烟,自我安慰道。

  打开了网页,登录自己喜爱的成人网站,观看了大量的在线视频后,空虚的
内心才弥补了不少。好久没看图片了,进入图片社区看看吧。在图片社区中,一
个名字叫「满足人妻小惠骚逼」的帖子引起了我的注意,仔细一看居然还是版主
置顶的热帖,上面的数据显示有上千人回帖。

  我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点开了它,照片开始一张张显示在我面前,虽然里面
女主人公的脸被蒙上了马赛克,但是做爱的地点再也明显不过了,就是我家,其
中有在客厅地板上做的;有在厨房里老婆一边切菜一边被人后入式干的;还有在
女儿房间吮吸男人鸡巴的。

  特别是有几张居然是在我们的卧室里面,老婆被三个男人轮流姦淫,乳房、
屁股、大腿上被捏的到处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最后老婆还握着一根巨大的阳
具,对着相机镜头摆了一个V 字手势,脸上流满了乳白色的精液。

  最后图片还附上了文字的介绍:小惠是我朋友大炮介绍的,现芳龄28,是有
一个女儿的母亲,但身材绝不走样,奶子圆润有弹性,底下水特别多。她老公还
是一个企业的老总,哈哈,这个人妻骚得很,我们几个人干了一下午都满足不了
她,她还要我们多找几个色友下次一起操她。好东西大家要一起分享,现附上人
妻地址和联繫方式。

  以下我又看了看网友的回复。

  人妻是个宝,在家永不老。

  这个婊子真是欠干,要不我们组团去吧。

  已经试过,不错,就是有点太浪,建议操她前吃点药什幺的,这样效果更好。

  我已经联繫上了,这位美眉在视频里面看起来好清纯,过几天再亲自登门造
访。

  ……

  第二天,女儿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爸爸已经晕倒在电脑旁,旁边还留下一张字
条:别打急救电话,让我早点解脱!